香港这两天有多乱,想必大家已经知道了。

 

就在今天,已经有第一位无辜平民在这场动乱中丧命。

 

一个老伯因为说了一句“你们不爱国”,就被暴徒泼汽油,纵火燃烧。

女孩,被一群男人围殴。

 

最最最不能忍的是,他们连孩子也不放过,向坐满小孩的幼儿园校车投掷汽油弹。

 

14号开始,全港罢课,港中大一片火海,大陆学生被逼得连夜逃回内地。

种种暴行,是可忍,孰不可忍。

香港问题非常复杂,但无论怎样,没有人能将暴力伸向手无寸铁的平民。

我真想知道,这群年轻人到底怎么了?

 

前段时间,《德国之声》的一位老记者,采访了香港学生团体领袖兼发言人邵岚。

该视频迅速得到了十几万次的转发,被誉为“全中国人都应该看看。”

 

这位德国老记者用重重事实和质询,将邵岚怼得语无伦次,眼神躲闪,面如死灰……

 

看完了全程之后,我就一个感觉:“爽!”

 

今天,我带你来拉一下整个采访,看完你会知道,这帮青年有多无耻、多荒谬、多可笑。

 

视频一开始,老记者话不啰嗦,单刀直入:“你们凭什么用暴力?”

 

女学生开始狡辩:“我们并不想攻击任何人,我们只为了保护自己。”

保护自己?

老记者向邵岚列举他们的种种罪行:向警察局扔油气弹、用刀砍伤警察、自制炸弹在路边爆炸,骚扰与威胁警察家属……

 

这明明是实打实的“暴力”。

 

老记者继续追问:

 

你们真的过头了!你们不反省自己吗?

你们为什么不站出来说“够了!停止暴力”呢?

听到这,我原本以为,邵岚会做出抱歉的姿态。

但是没有,一点也没有。

自始至终,她就一句车轱辘话:

 

“我也热爱和平。但我们内部不可分裂,所以我不会公开谴责和批评我们所用的任何手段。

也就是说,杀人放火完完全全就是他们默许的行动。

 

你们的正义性到底在哪里?”老记者目光凛冽。

 

没有任何正义性。但邵岚一直狡辩:“我们热爱和平。”

 

暴徒爱和平,魔鬼都发笑。

 

毫无置疑,他们在践踏法律。

 

而这些毁掉法治的人,却一直高喊着“我们要保卫法治”。

 

面对这个问题,邵岚第一轮甩锅给香港特区政府:

 

“一切都是特区政府逼迫的,我们明知违法,也仍然要去抗议。”

面对这样的甩锅,老记者根本不认,所以你们是“通过违法,去捍卫法律”咯?

邵岚这一次把锅甩给了香港司法系统,她说,“自从回归后,香港司法越来越偏向中国政府。”

 

可谁都知道,香港有独立法官和独立法院,而且为了维系公平,大法官多半由外国人担任。

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表明,他们会偏袒我国政府。

看看上面多少外籍法官

老记者又问:既然你们想要法治,为什么要在占中运动后,逼特区政府特赦犯法学生?

这要求就是凌驾在法律之上啊?

邵岚说,那是因为政府并没有制裁动用暴力的警察。

 

记者拿出事实反驳:不对,特区政府明明惩罚和制裁了警察。

 

面对这个事实,邵岚再次开始辩解:谁知道那些人是警察呢?又没人看得了他们的证件。

坐在屏幕前的我全程黑人脸,邵小姐仿佛撒泼打滚的无赖——

香港政府是错的,司法系统是错的,政府惩罚是假的,警察也是假的,只有我们清清白白超无辜。

就在今天,这群人刚刚在英国袭击了香港律政司司长,司长受重伤。

这就是你们追求“法治”,脸疼不疼?

我一直以为,这群学生是有想法的;显然,是我高估了他们。

 

首先老记者问:所以事情闹得这么大,谁能出来制止他们?

 

邵岚回答道:“没有人。

 

记者又问:如果今天政府要和你们谈判?谁能够代表你们谈判,达成妥协和让步?

 

没有人。

 

这群人从一开始就是一盘散沙、一群乌合之众,没有方向,没有主张,无头苍蝇乱成一团,只是单纯的泄愤、单纯的破坏。

 

今年6月份,香港特首郑林月娥曾希望与一些学生团体私下谈判,但均被拒绝。

 

老记者纳闷了:“这至少是一个开端啊,你们为什么不谈判呢?”

 

邵岚表示,这是因为占中运动时期谈判过,但他们提出的5项要求都没有兑现。

 

真的没兑现吗?

 

事实上,这5项要求被一一回应过,虽然没有100%满足要求,但至少是良好的开端。

也就是说,特区政府没有坐视不理,和平手段也能解决问题。

 

这些暴行本就没有任何理由、任何必要发生。

 

而这一轮,女学生的最终答案是:“我们没法相信政府,因为政府不真诚。”

 

在层层逻辑和事实面前,被逼到墙角的学生领袖再次用了“我相信”“我不相信”这种主观臆断。

 

因为“不相信”就可以杀人放火,破坏社会?

一群无理取闹的脑残孩子,只知道通过暴力发泄情绪,既没想过后果,也不知自己想要什么。

闹,就行了。闹,就是一切。

恶果已经造成,未来究竟要怎么办?

 

老记者问:“你——作为学生代表是不是应该出来承担责任了?”

 

这时,这位义正辞严的学生领袖却开始退缩:

 

“香港的局势光速变化,我也看不到我们的未来。”

 

意思是,这么乱,我也没法控制,以后出了事,也别来找我。

 

老记者最后质问到:

 

你们自己想要‘玉石俱焚’,但天塌下来,是所有香港人在扛啊。

 

你们能负担得起这个责任吗?显然不能!

 

但邵岚的回答,仍然天真如脑残:

“我相信大多数香港人愿意冒这个险,为了改变香港和更美好的未来。”

多么感人的理想啊!

 

你们残害市民,抢劫路人,霸凌警察家属,砸店烧路,毫无原则底线,却还希望香港人民陪你们一起冒险?

 

此时此刻,我只想用香港市民的话粗暴回应:

 

“没打你你就偷着乐吧!”

 

这场采访之所以精彩,是因为通过它,我们看清了他们到底是怎样一群人。

 

他们是一群真巨婴。

 

用违法的方式追求法治,用独裁的方式追求民主,用杀人放火的方式追求和平。

 

全程甩锅特区政府,一切都是“政府逼的”,我们一点错也没有。

 

我们只负责破坏,我们不负责建设,出了事别来找我。

 

为了自己虚幻的理想,拉上全香港做陪葬!

 

这个学生领袖邵岚是99年生人,今年才刚刚满20岁。

 

而下图打人的学生们,他们还穿着校服、扎着马尾、背着书包,却对一个不认识的路人拳脚相加。

 

他们真的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吗?

 

他们到底接受了什么教育,才会在小小年纪,如此极端,如此残忍?

 

但,我同样知道,这帮人绝对不是香港的主流。

 

最近,网上还有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,香港城大版《最后一课》。

 

香港城大教宪法学梁美芬教授因为支持警察和内地,一直在受威胁与攻击。

 

当时香港已经八校停课,抗议者进入校园打砸抢烧,警铃大作。

 

梁美芬问同学们:“如果我们照常上课呢?你们觉得可以吗?”

 

所有同学齐声高喊:“可以!”

最终,在10名警卫的看守下,他们上完了这最后一课。

 

梁老师在课堂上讲:“We are a class of the rule of Law。我们坚持上这节课,就是要证明,我们不会向暴力屈服。

梁美芬教授用行动为学生们,上了一节最好的“法治课”。

 

而上完这堂课的学生们,则说出了更感人的话:

 

有人纵火救港,我们读书报国。

就有今天清晨,更有香港市民自发走上旺角街头,清理路障,帮助恢复交通秩序。

他们当中有不少都是香港的年轻人。

邵岚,和所有暴徒们,你们睁眼看看:

他们才是真正的中国有志青年。

 

这群青年,才配说出我们是“为了改变香港和更美好的未来”。

 

你们,根本不配!

如果你也支持香港和平,请帮忙【转发】。

和平终会回来,我们还有成千上万优秀正直的青年,在读书报国。

 

有他们在,香港未来可期。

有他们在,中国未来可期。

作者:和平青年

编辑:无尽、萧蓝

视觉:缘

图片来源于网络